首頁/ 娛樂/ 正文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單兵槍械

-

步槍在英文中稱做

Rifle

故而我國早期曾將其音譯為

“來復槍”。因為其槍管內刻有膛線

因此又稱線膛槍。縱觀步槍的發展歷史,從

14

世紀中期、即明朝初年世界上開始出現最原始的步槍

-火繩槍算起

步槍經歷了火繩槍、燧發槍和擊發槍三個發展階段。有人談到清軍所用槍炮說:人們對於鴉片戰爭時期的清軍火器,“常冠以‘土槍土炮’之謂。假如這僅僅指製造工藝而言, 似乎也有道理,但就火器的形制樣式說來,卻是一種誤解。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火繩槍

火藥和管型火器都是中國發明的

但中國一直處於前科學時期

沒有形成科學理論和實驗體系

使得中國火器的發展受到了根本性制約。至鴉片戰爭時

清軍使用的火器

主要不是中國發明研製的

而是仿造明代引進的

‘佛郎機’、‘鳥銃’、‘紅夷炮’等西方火器樣式製作的。

由此可以說

清軍使用的是自制的老式明朝的

‘洋槍洋炮’。就型制樣式而言

與英軍相比

整整落後了

200

餘年 。清軍在

18

世紀使用的火槍在清朝典章文獻記載中稱為“鳥槍”。火槍的基本構造是槍管、準星、照門、搠杖

通條

、槍托和火機。

從有關資料來看

中國在

18

世紀已有燧發槍。康熙御製槍五種中就有三種是這類槍

並把它們叫做

“自來火槍”。乾隆帝曾嫌這一名稱太俗氣

想改動一下

但始終未能擬出令乾隆帝滿意的名稱。

不過

清軍在

18

世紀最普遍使用的火器

——

鳥槍,一種前裝滑膛線火繩槍

而燧發槍並未見裝備於部隊。史載

當時清軍兵丁鳥槍用鐵製成

槍長

2。01

鉛彈丸重

1

裝填火藥

3

錢。射程約

100

米,射速為

1

2

1

分鐘,與明末清初相比,基本沒什麼變化。鳥槍木託下安

330

毫米長的叉腳。滿蒙八旗士兵用黃色槍托

漢軍用黑色槍托

綠營用紅色託槍。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清軍火繩槍

清軍火繩槍的構造是在火機翹首處

即龍頭

夾一根火繩

然後時先點燃火繩

然後扣動扳機

使火繩下落

接觸火門烘藥

引爆膛內火藥

以發生巨大動力

推促彈丸飛出槍口。清軍當時的火繩是用硝藥燻煮麻斤捻制而成的。

我們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檢索檔案時發現

清政府對各地駐軍火繩的質量極為重視

各地督撫年終時都例行專折向皇上彙報。例如

陝甘總督勒保於乾隆五十八年呈奏說

竊照乾隆五十五年欽奉上諭

嗣後各省營伍所用火繩俱著照例以麻繩妥制

毋許偷換紙張以利軍行而昭實用

並令不時檢視

入於年底匯奏

等因欽此。陝甘二省提鎮各標營軍貯火繩以及兵丁操演應需火繩俱繫繩擰制

用硝如式配製

並無偷紙張情弊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軍機處錄奏摺·軍事類

對於火繩槍的製造

陝甘總督福康安於乾隆五十年的奏疏中談到

既有勁兵

又資利器

乃綠營一切軍械

均非利用

雖年年查驗無虧

仍不免有名無實

即如槍靶

多系松木製成

外由礫油

徒事飾觀

而木質鬆脆

不能堅久

臣前在軍營

所見槍靶

一經磕擊

即有損壞

當臨陣之時

損壞一杆

即少一槍之用

且槍靶火機

製造均不合式

以致兵丁施放

不能合手

臣已另給式樣

妥為製造

並改為榆木不施油漆

期於樸素堅緻

施放便利

皇朝經世文編

卷七一

兵政

從檔案中我們看到

各地督撫在接到乾隆帝轉發的這篇福康安奏疏之後都對鳥槍的製造進行了改進。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與中國相比

西方在

18

世紀的武器裝備要先進

因為當時西方軍隊主要使用燧發槍

而且滑膛槍的設計製造技術已經成熟。

貝安所著《軍隊與武器》一收說

燧發槍從17 世紀末到19 世紀30 年代由於它的安全和價格低廉等特點廣泛流行於歐洲和美洲的大部分地區。燧發槍的發火裝置可能是17 世紀20 年代法國的馬丁·雷·鮑格斯發明的

它可以為兩部分: 一是射擊裝置; 一是安全防護裝置

”。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其實

燧發槍最早出現於

16

世紀

西班牙、荷蘭應該是製造燧發槍的發源地

法國只不過在西班牙、荷蘭設計的燧發槍的基礎上加以完善、定型

使之更為可靠並得廣泛推廣使用。從槍炮發展的歷史來看

剪掉火繩槍下的那條

“辮子”看起來挺簡單

實際上做起來卻並不那麼容易

與西方當時主要使用的燧發槍相比

當時清軍使用的火繩槍則頗為不便

槍手或待從要隨身帶火繩、火種或火鐮

而且火繩在氣候潮溼時難於點燃

影響使用。此外

在作戰使用時

火繩槍上每支槍總得拖著一根燃著的火繩

既容易暴露目標

特別是夜間

又操作麻煩

同時還難於進行正確瞄準。

所以在清中期《西洋自來火統制法》中就已深明其弊

其一

臨陣忙亂

倘若放偶疏則貽害甚危; 其二

怕潮溼雨淋

烘藥恐風吹散

晦夜尤為不利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當然

我們不能受我們頭腦中關於現代槍炮知識的影響而誇大中、西方武器效能的差距。實事求是地說

18

世紀歐洲各國使用的步槍也是非常簡陋和笨重的

裝彈也非常複雜

需要高度技巧。

最初

西方的燧發槍是將火藥和裹著浸油丸衣的彈丸分別裝進槍管

每分鐘最多隻能發射一次

後來

普魯士步兵在裝彈時採用鐵通條

大大提高了裝彈和射擊速度

單兵射擊每分鐘可達四五發

小隊按口令齊射每分鐘可達兩三發

這種水平在當前是其它軍隊所望塵莫及的。

18

世紀

英軍從馬爾巴勒時代一直使用的

0175

口徑的“布朗·貝斯”

(Brown Bess)

滑膛槍。其最大的有效射程僅有

80

100

如果不安表尺

士兵沒有受過槍法訓練

其人效射程還會更短。有一次

拿破崙在德意志步兵營中觀看燧發槍時曾感慨地說

這的確是能發到兵士手中的最倒黴的武器了

恩格斯

法國輕步兵

1

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這句話充分反映出

18

世紀的步槍依然是很粗糙的武器。

特別是同樣處於潮溼環境中比如熱帶雨林等,火繩槍和燧發槍兩者的使用效率差不多。

我國學者呂小鮮《第一次鴉片戰爭時期中英兩軍的武器和作戰效能》一文這樣指出

“既然從

15

世紀到

19

世紀歐洲火槍射擊速度上的提高並不很快

而中國鳥槍與

17

世紀歐洲同類武器效能大體相當

且在

18

世紀以後又多多少少有一些改進

那麼

如果認為英國燧發槍比中國鳥槍射擊速度快得多

顯然是不恰當的。

燧發槍與鳥槍的裝彈方法是基本相同的,二者都使用散裝彈藥,都須站立裝彈,裝彈時,都須將火藥和彈丸分別從槍口依次裝入,然後用推彈杆搗實。在裝彈方法基本相同的情況下,英軍燧發槍的射擊速度超過清軍鳥槍並不多。當然,由於英軍士兵訓練要比清軍嚴格得多,因而在實際裝彈時,英軍士兵可能比清軍士兵快得比較多,但這主要是因為訓練程度不同,而非槍本身的問題。清軍鳥槍、抬槍的命中精確度都較英軍燧發槍為低。主要原因在於鳥槍、抬槍俱系手工打造,較之英軍燧發槍工藝粗糙,槍膛精度不高”

在我們看來

技術的發展往往於細微處見功力

許多產品的規格、類別往往相差不大

但可能因為某一關鍵性工藝和技術的差異而使效能表現出高低之分、先進與落後之別。

十八世紀中西方火槍技術的比較

18

世紀中、西方武器裝備而言

我們不能把燧發槍與清軍使用的鳥槍的效能優劣差距過分誇大

但應該承認西方當時的燧發槍工藝方面的確超過了清軍使用的鳥槍。

乾隆三十四年

(1769)

經略大學士傅恆、副將軍阿里袞等向皇帝會奏說

至綠營鳥槍

大半堂空口薄

只食子藥三錢

演時多在平地

臨陣下擊

火未發而子已落。現按提水槍法

令槍子與槍口吻合

間有小者

將黃土樹葉探塞;並新造食子藥四錢鳥槍

分給演習

”(清高宗實錄(卷八三三) ) 。可見當時清軍鳥槍的粗糙程度。

相關文章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