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 正文

武則天嬖倖男寵,是為了養生

武則天嬖倖男寵,是為了養生

武則天嬖倖男寵,是為了養生

別看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可她工讒善媚的手段卻也是超一流的。她十四歲被唐太宗選入後宮,封為才人;唐太宗去世後,出家當尼姑的她,不久就被繼位的唐高宗召回宮,封為昭儀。在害死王皇后和蕭淑妃後,又被唐高宗立為皇后,隨後參與朝政,自稱“天后”,與空有其名的唐高宗並稱“二聖”。唐高宗死後,她先後廢了自己的兩個親生兒子唐中宗與唐睿宗,後乾脆改唐為周,自己做起了皇帝,這年正是公元690年。因此,駱賓王在為徐敬業起兵反武作“討武檄文”中稱:“偽臨朝武氏者……昔充太宗下陳,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節,穢亂春宮。密隱先帝之私,陰圖後庭之嬖。入門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踐元后於翬翟,陷吾君於聚麀。加以虺蜴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母。……”(見《舊唐書》)據載,武則天在讀到這篇將她罵得狗血噴頭的檄文後,實在無可奈何,只得自嘲地說:能寫如此文章的駱賓王未為我所用,是宰相浪費了人才。

在武則天稱帝后的十五年間,先後用“天授”、“長壽”、“天冊萬歲”、“萬歲登封”、“萬歲通天”、“神功”、“聖歷”等為年號,不僅顯示了她在政治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豪奢專斷,而且也顯示了她在私生活上驚人的一面。

當了皇帝的武則天,像男性皇帝一樣納妾封宮,成天與男寵面首鬼混在一起,過著荒糜淫蕩的生活。有文字記載的就先後有薛懷義、沈南蹘、張易之、張昌宗、柳良賓、侯祥、僧惠範等人因“陽道壯偉”而成為她的男寵。她還專門設定“控鶴監”,用以蒐羅天下美男,對外則稱“控鶴監”專門研究儒、佛、道三教,實際上是供其放縱情慾淫亂享樂的“後宮面首院”。對於這一切,武則天自有一套千古罕見“嬖倖男寵養身法”。

武則天的首個男寵薛懷義,原名馮小寶,本是市井賣藥郎,因身材魁偉,能說會道,遂與高宗麼女千金公主之侍女勾搭成奸,後被公主發覺,自試馮之身手後,方知馮小寶床上工夫了得,便向武則天推薦說:“小寶有非常材用,可以近侍。”(見《舊唐書》)由是,馮小寶得到武則天的召見,遂成為武氏的第一面首。武則天從金槍不倒的馮小寶身上嚐到了未曾有過的閨房歡樂,枯黃的臉上重現紅潤的光澤,身心充滿了清新的活力和朝氣,連宮女都能感受到她久違的溫和與體貼。當時,宮中經常舉行佛事活動,為了掩人耳目,武則天命馮小寶剃度為僧,任命為白馬寺主,並改名換姓,稱為薛懷義,以便入宮方便。“令與太平公主婿薛紹合族,令紹以季父事之。”(見《舊唐書。薛懷義傳》)荒唐的武則天,為了使薛懷義入宮方便,不僅讓其剃度為僧,改為望族大姓,還讓女婿薛紹以叔父之禮待他。由是,朝廷上下皆呼前賣藥郎為“薛師”。而薛懷義則倚仗武則天的寵幸,愈發無法無天了。如後來武則天寵幸了御醫沈南蹘,薛懷義便縱火焚燬皇室用做佛事的明堂,武則天明知是其所為,自覺難堪,不僅未深究,反而任命其主持重修明堂。由是,薛懷義愈發驕縱囂張,樹敵益多。一天,薛懷義擅闖宰相出入的南衙,被宰相蘇良嗣喝令左右結結實實地抽了他幾十個耳光。當他捧著紅腫的臉去向武則天哭訴時,武則天卻告誡他:“這老兒,朕也怕他,阿師以後當於北門出入,南衙是宰相往來之路,不可去侵犯他。”

太平公主(武則天小女)也為此事當面說她母親:“為什麼不選擇姿稟純粹的人來幫助您,遊賞聖情,排遣煩慮?何必要去寵幸那些市井無賴之徒,讓千秋萬世來譏笑您呢?”武則天感慨道:“確實如此,前時,蘇良嗣之所以打薛懷義的嘴巴,就是欺他是市井小人。若是通曉文墨的公卿子弟,南衙又豈敢隨便侮辱他。”由是,太平公主便拉起了皮條,將自己的情人,原鳳閣侍郎張九成的兒子張宗昌,推薦給了自己的母親。太平公主先誇張宗昌,年近弱冠,玉貌雪膚,眉目如畫,通體絕豔,瘦不露骨,豐不垂腴;接著描述與張郎床第之間的旖旎風光:味如南海鮮荔枝,入口光嫩異常;婉轉極如人意,令人神飛魄蕩。直說得武則天心花怒放,便迫不及待地把“面如蓮花”的張宗昌納為男侍,張宗昌又引進其兄張易之。由是,張氏兄弟“俱侍宮中,皆傅粉施朱,衣錦繡服,俱承闢陽之寵……每因宴集,則令潮戲公卿,以為笑樂。若內殿曲宴,則二張諸武侍坐,樗蒲笑謔,賜與無算。”(見《舊唐書》)這就是駱賓王在“討武檄文”中所指的“洎乎晚節,穢亂春宮”之事。當時,武則天已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婆了,她不光自己與張氏兄弟昏天黑地的胡搞,還替二張的母親牽線搭橋找情人。而此時的薛懷義已是過氣情人,風光不再,又因為到處張揚武則天的宮庭糗事,在武則天的授意下,終被太平公主率人縊殺。

武則天以為張氏兄弟是公卿世家之後,該不會有人像對待市井之徒那樣說閒話了。但不少大臣仍不買賬,時任內史的狄仁傑就對武則天說:“昔臣請撤‘控鶴監’,不在虛名而在實際,今‘控鶴監’之名雖除,但二張仍在陛下左右,實有累陛下盛名,陛下志在千秋,留此汙點,殊為可惜,願罷去二張,且遠離之。”右補闕朱敬也諫道:“志不可滿,樂不可極。嗜慾之情,愚智皆同,賢者能節之,不使過度,此前賢格言也。”武則天則煞有介事地解釋道:“朕嬖倖二張,實乃為修養身體。朕過去躬奉先帝,生育過繁,血氣衰耗已竭,因而病魔時相纏繞,雖常服參茸之類補劑,但效果不大。沈南蹘告訴朕:‘血氣之衰,非藥石所能為力,只有採取元陽,以培根本,才能陰陽合而血氣充足。’朕原以為此話虛妄,但試行不久,果然血氣漸旺,精神漸充,絕不欺騙爾等,朕又重長了兩顆新牙便是明證。”狄仁傑一時無語,只得順勢而下:“遊養聖躬,也宜調節適度,恣情縱欲,過度貽害,望陛下到此為止,以後不能再添男侍了。”

朝堂之上,君臣之間討論起了有關嬖倖男寵面首的事情,而且武則天還為此獨創了一套“嬖倖男寵養身法”,確實千古罕見。這也只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武則天敢做能做。不過,武則天晚年因保養得法,年高而色不衰,卻也是事實。她還為此專門下詔改元為“長壽”呢!你說,這“嬖倖男寵養身法”,到底靠譜不靠譜?!

(全文完)

釋出於:廣東

相關文章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