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遊戲/ 正文

不知不覺,中證1000的“波”快追上上證50了!……

今天,“禁酒令”的傳聞導致了白酒賽道的大跌,北向連續兩天淨流出,茅指數在MA20附近尋找支撐,各大寬基指數出現了普跌……,

儘管如此,中證500和中證1000兩個指數的跌幅仍然相對更小,我們之前提到的2月強日曆效應仍然兌現的途中,

春節過後,中證1000、中證500兩大指數分別上漲2。29%和0。81%,明顯高於滬深300的-2。26%和上證50的-3。59%,學會用“long IM(1000期指)+short IH(50期指)”等面值配對的交易者估計能夠嚐到其中的甜頭……

圖:當日,幾大寬基指數日內走勢對比圖

從節前北向的“買買買”,到節後大幅高開後的一路回補,最近的市場變化挺大,留言的朋友也比較多,於是今天,我想幹脆就其中的幾個問題做一些詳細的回覆。

Q1:北向資金是否還能像上個月一樣“買買買”?

近一週的市場,一個比較大的變化來自於資金面,就是進入2月份以後北向資金的淨流入速度明顯放緩,上週僅淨流入了48。21億,不及1月5日以來的任何一個交易日的單日淨流入。前三個月,離岸人民幣匯率分別大幅升值了2909個基點、1248個基點和1656個基點,走勢斜率非常陡峭,這是北向加速流入的最大理由。

然而站在當下,隨著上週美聯儲議息會議落地,如期緩步加息了25個基點後,離岸人民幣匯率已經升至2022。8以來最高,人民幣升值的邊際幅度會趨弱,經過之前三個月內累計近2400億的淨流入,北向對A股從低配的狀態也接近到了平配(2018-2021每年年流入額也就在3000-5000億不等),在這樣的背景下,整個2月份,北向再現千億級別的單月淨流入機率不大。

Q2:內外資有沒有接力的跡象?哪些角度可以觀察?

節後到現在,相較於外資的“賣”,反倒是近一週遊資、兩融資金的活躍,讓內資成為了2月份的接力資金。我們一起看一下槓桿資金的變化,近一週,融資餘額上升了390億左右,重回去年12月中旬高點水平,而節後第一天“融資買入額/兩市成交額”這個指標達到了8。60%,創出了近一年的新高,這表示內資的風偏已經回升到了一定的水平,這個特徵本身也更利好具有彈性的成長板塊。

圖:近兩個月,兩市融資餘額的周變化情況

圖:近一年,“融資買入額/兩市成交額”走勢圖

據來源:Wind,力的期權工作室整理

此外,從近一個月“所在行業成交額/兩市成交額”指標看,目前指標超過95%分位數的行業只有消費者服務,處於2016年以來100%分位數,其他行業的交易擁擠度都沒有達到一個過熱的狀態,這其實是一個好訊號,既不像去年7月的新能源和汽車,也不像2021。1茅指數里的核心資產,說明各路資金並沒有形成抱團,還有處可去,還有地方可輪,只是相對而言,經過北向上個月對大消費的持續加持後,大消費板塊的交易擁擠度達到近期最高,需要警惕短期過熱的風險。

Q3:中證1000的“升波”了嗎?上證50的“波”是近高還是遠高?

我們就拿今天收盤的資料來看,截至今天收盤,上證50四個月份的平值隱波分別為18。29、18。39、18。80、18。79,滬深300四個月份的平值隱波分別為17。08、17。23、17。89、17。97,中證500四個月份的平值隱波分別為16。86、16。84、17。24、17。26,而中證1000前四個月份的平值隱波分別為18。19、17。52、17。69、18。28。

圖:今天收盤,上證50、滬深300、中證500、中證1000各月份期權隱波圖

可以發現,中證1000近端平值的隱波終於快追上上證50了,兩者之間的的距離時隔三個月首次縮小到了0。1個點以內,中證1000的近端隱波已經超過了滬深300,中證1000也成為了目前唯一一個呈現出“近高遠低”形態的期權,近端斜率開始走陡,而上證50和滬深300則在近日重新回到了“近低遠高”的狀態,這可以理解為大盤價值在回補缺口後,大機率進入了箱體構築的階段,而中證500、1000的近端趨勢則已釋放了出來,這與2月的強日曆效應算是“殊途同歸”。

後續,各指數期權隱波的近遠月結構值得持續觀察,當上證50遠端隱波也開始下降且逐漸低於其他指數時,預示著風格的短期切換可能會變為風格的中期轉換。

Q4:全面註冊制對券商板塊的影響會很大嗎?

從我的角度看,全面註冊制對券商板塊的影響是有限的,即便是短期的行情,也有歷史可以參照,在當時科創板/創業板註冊制推行的三個月內,券商板塊均是收跌的。從歷史回溯看,券商板塊什麼時候容易出大行情?往往還是在全市場增量資金邊際變陡的月份(比如2019。2從之前日均3000億成交額到達8000億、2020。7從之前日均6000億成交額到達1萬億以上)。

除此以外,其實未來券商成為牛市旗手的說法也越來越不成立,這句話或許在2020之前還有一定的意義,因為那時A股尚未完成機構化,“遊資+槓桿資金”的動向還能作為主力作為市場的風向標,但隨著近三年公募和私募的崛起,啟動全面性行情的定價權已經掌握在了機構手裡,而機構對券商板塊普遍是低配的,所以在沒有明顯增量資金入場的情況下,結構牛才是一種常態。

我想,若是對上面的四個問題進行一下總結,就是節後至今,大盤價值風格高開後低走回補,中證500、中證1000相對與滬深300的日曆效應逐步兌現,市場已經處在了“價值搭臺”完成後的“成長唱戲”階段,外資流入相對1月份或出現邊際遞減,內資(遊資+槓桿資金)正在接力流入,從橫向對比看,當前大消費板塊(消費者服務、商貿零售、食品飲料)的交易擁擠度是所有板塊裡最高的,短期產生超額收益的可能性在下降,期權市場的隱波也在進一步定價遠月小盤成長的機會。由於去年11月至今上漲的根基在於2023年國內宏觀經濟改善的預期,所以在2月份這個預期沒有證偽之前,“順大勢、逆小勢”依然不失為是一種思路……

不知不覺,中證1000的“波”快追上上證50了!……

相關文章

頂部